当前位置:您现在的位置:长江水利网 >> 长江资讯>> 文学天地>> 散文>> 正文内容

游七姑山

作者:王孝忠 文章来源:人民长江报 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12日

七姑山,位于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双桥坪镇与临澧县柏枝台乡的交接处,山的南麓属于澧水流域,山的北麓属于沅水流域。山不高,最高峰只有海拔313米。但这座山的名气很大,相传玉皇大帝的七个女儿向往人间生活,私自下凡到此。七仙女下凡后,为民除害,杀死了鳌精,为了防止鳌精死灰复燃,她们把自己化为七座山峰耸立于此,由此便有了七姑山。受七仙女的仙气熏陶,七姑山周围名胜古迹甚多,方园10公里内就有药山寺、兴国寺、秦皇坟、牯牛桥。七姑山山腰有天圣庵,山顶有星安庙。

七姑山是我家乡的山,也是我心中的山。我究竟上了多少次七姑山,实在记不清楚,但印象最深的有三次:

第一次,是生产队公共食堂解散后,学校放寒假我回家上山打柴,当时情况是屋前屋后没有树,近山矮山没有柴,我们打柴只能上七姑山。那时在七姑山打柴,与其说打柴,还不如说是觅柴,七姑山的柴也像和尚的头发很难找到,从早到晚只能打担把柴。不过,打柴的人成群结队,一些大哥哥、小嫂子、小叔子、大婶子尽管饿得皮包骨,但精神还是蛮愉快的,一边打柴、一边唱歌。这边唱:“哥在山上砍柴火,妹在河边洗蚌壳,担担柴火都烧了,留根木棒拨蚌壳”;那边接:“妹在河边洗蚌壳,哥在山上砍柴火,个个蚌壳都洗了,身上给哥留一个”……那时我对这些歌词的意思还朦胧,但觉得很有趣。七姑山养育了周山人们,也给周山人们带来了欢乐,其功绩真比山高啊!

第二次,是农村实行“三自一包”,开放小自由后,我暑假上山砍山竹。我老家的人们历来有织竹器的传统,大到晒垫,小到洗锅用的刷把,样样竹器都会织。七姑山北麓有一个敖山的集镇就是一个竹器集散地。那个年代人们白天生产队里磨洋工,晚上回到家里赶夜工,织竹器的人越来越多,竹子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。那天我到山顶砍了80斤竹子,背到敖山换了2斤粮票,那高兴的劲儿比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强。乐极生悲,换了2斤粮票,却被竹桩刺了一眼,引起淋巴肿大,在学校找同学借了2元钱开刀,至今我大腿内侧还留有一点疤痕。

第三次,是我任临澧县委书记期间在七姑山办植树造林的样板山。古人云: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。我不是智者,却当了10年的水利厅长;我不是仁者,但对树木却情有独钟。这也许是一种命运和缘份吧。我在临澧工作期间,临澧境内每一种树种的最大树我都看过。譬如,四新岗镇丰台村的大桂花树、太浮乡龙潭村的大松树、停弦度镇大木村的大枫树、杨板乡潘当村的大冬青树、柏枝台乡七姑村的大樟树……我也经常讲古人爱护树木的故事,例如左宗棠“新栽杨柳三千里,引来春风度玉关”;冯玉祥“老冯驻徐州,大树绿油油,谁砍我的树,我砍谁的头”……七姑山土质肥沃,雨水充足,适宜杉树的生长,当时柏枝台乡生产总动员,全民齐参与,临澧全县大支持,10天时间就新栽了500亩杉木林。我在常德市委工作期间还看过几次,这次一看,大树已经间伐,小树又已成林,七姑村老支书王贵保还一个劲儿地感激我。

七姑山是我家乡的山,也是我心中的山。敬仰七姑山,我曾写下这样的诗句:“仙女下凡到人间,平地耸立一奇山;峰顶有着星安庙,腰间构建天圣庵;抬头远望洞庭湖,俯首环视桃源湾;我今登步拜先贤,祝福乡亲万万年”。

责任编辑:周愿
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:
博评网